全球股市

热门搜索:概念股金融股票

当前位置: 首页 > 债券

债券问题加剧,终极避险地位渐失,黄金正在取而代之

汇通财经APP讯——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美国国债作为买入持有的投资手段,轻松超越了黄金。然而,如今债券作为终极避险资产的地位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传统上,投资者将美国国债视为一种超安全的投资,因为其不仅能带来稳定的收入,而且有世界经济强国作为后盾。对于从个人储户到主权国家的购买者来说,这些特性使美国国债成为优于黄金的投资,尽管黄金不产生现金流,但作为稀缺商品和对抗通胀的工具,黄金仍然备受追捧。

(图片来源:Bloomberg)(图片来源:Bloomberg)

最近,这种关系发生了变化,趋势向有利于黄金的方向发展。彭博美国国债总回报指数有望在四年内第三次年线下跌,从2020年高点延续的跌幅达到11%。相比之下,黄金本周创下新高,今年以来已上涨15%。

Invesco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克里斯蒂娜·胡珀(Kristina Hooper)认为,这两种传统避险资产的表现分化,表明投资者对政府债务飙升的忧虑加剧,并倾向于实物资产。

胡珀表示,“避险资产的首选已成为黄金而非国债,更大的主题是对大量债务的担忧,以及对美国财政状况不可持续的担忧。”

这种表现的分化意味着,黄金作为长期投资已经超越了美国国债。51年前投资1美元在黄金上的价值现在为2314美元,比彭博国债指数自1973年推出以来的回报高出172美元。(该比较未考虑持有黄金的存储成本。)

在很多方面,债券近期的挣扎不难理解,主要原因是自2022年以来美联储的激进货币紧缩政策,这使得收益率从历史低点大幅上升,打击了债券价格。

相比之下,黄金的飙升则更难解释。理论上,调整通胀后的实际利率上升应会削弱黄金的吸引力,使这种不产生收益的资产变得更不具吸引力。然而,黄金价格却在上涨。

分析师指出,央行购买是推动黄金上涨的主要力量。例如,亚洲某国已连续18个月增持黄金,同时减少了其美国国债储备。

与此同时,对美国债务和赤字不断增加的深层担忧加剧了广泛的信用担忧。自疫情以来,美国公共债务的增长加速,过去十年几乎翻了一番,达到约35万亿美元。

当然,债券相对于黄金的表现在几十年间有所不同,有时落后,但随后又会领先。而黄金的表现通常伴随着更高的波动性。例如,20世纪70年代末,投资者寻求通胀对冲时,黄金飙升。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前联储主席保罗·沃克 (Paul Volcker) 发起的抑制通胀的行动推动了固定收益市场长达四十年的牛市,此后债券市场开始迎头赶上。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1981年的近16%跌至2020年的低点0.3%,随着债券价格上涨,投资者获得了暴利。但低收益率为此后的损失埋下了种子,包括2022年美联储加息以抑制通胀时前所未有的12%的下跌。

Macro Intelligence 2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朱利安·布里格登(Julian Brigden)认为,当前债券的表现不佳不是暂时的,因为老龄化人口和储蓄池的缩小意味着没有足够的需求来满足日益增长的债务供应。

布里格登表示,“我们正处于结构性的债券熊市中”他为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客户提供建议,“债券不是一个好的对冲工具,黄金正在取而代之。”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太平洋金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到: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太平洋金融 jinrong.shxwr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